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融资性票据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或许,不曾明白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阵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,打起几个转,便掉了下去。或或走在萧瑟的街道上,看着如水的车流,愁绪也似流水。游走至十字街头,她左右观看,确定回家的方向。她是要回家的,因为她无他处可以留宿。只是,那红绿灯里活泼的绿人儿,终究不是她。她幌幌沉重的脑袋,想理理纷乱的思绪。但,思绪就如一团乱麻,越理越乱。她蓦地想流泪,哪怕一滴也好。只是,泪水呢,早已被心吸去;心便乌云密布,下起倾盆大雨了。这心雨,只有,呼出的气知道。

此刻的或或,迷惘着,错过一次次的绿灯。路人好奇的目光在她身上逗留,留下各种意味,但或或毫无知觉。她只是站着,用呆滞的目光告诉眼前的一切,她仍然活着。嘴唇,干涸;脸庞,憔悴;秀发,干枯。她以为她是秋天的落叶,已被心爱的人抛弃。是的,那个一直宠她,说爱她的人搂上了别的女孩的腰。她真的不明白。她以为坚不可摧的情感输给了虚无的美丽,以及丑陋的金钱。但,为何那个男孩的脸庞却无法从脑海里抹去?她想。她恨自己,胜过恨那个男孩——夏子渊。

一声异常尖锐的喇叭鸣叫狠狠扯了她的思绪,她蓦地惊醒。不知不觉里,她走到了马路中央。是的,她走到了马路中间。一辆豪华的奔驰停在她的身旁。车主很安静,没有吐出任何肮脏的话语。她看看车,又看看车主,最后望向天空。

天空很灰,带有一抹迫人呼吸的压力。刹那间,仿佛地球引力蓦地加大,吸出了深藏于心的眼泪。泪水滑过她的脸庞,凝结为珠,噼跁掉落于地。她觉得全世界安静了:那尖锐的鸣笛,那滚动的车轮,那回家的脚步,甚至心跳。这是个什么世界呢?她觉得,这是她的世界,只是没有她喜欢的颜色。盛放的花朵陡遇风雪,自然凋零;她,无可奈何。

她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马路中央。回家,是她唯一的选择。

或或站在马路中央的时候,夏子渊正和一个女孩在ktv卿卿我我。

女孩名叫璐璐,是个美人胚子,也是富二代。

夏子渊和或或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共同度过了许多美好年华。青春情感萌芽时,两人坠入爱河。虽不知爱情为何物,却彼此呵护,彼此在乎,令旁人艳羡。只是如此纯真的感情因璐璐破裂了,碎了满地,扎得或或痛不欲生。

“璐,你真美。”夏子渊的手拂过璐璐的发丝,喃喃地说。

璐璐坐在夏子渊腿上,握着麦克风,佯装唱歌,心却迷醉了。在她眼里,夏子渊帅气逼人,又温柔体贴,而那低沉磁性的嗓音直令她疯狂。她想拥有他,哪怕他一无所有,甚至不惜伤害别人。

“恩。”璐璐恰如其分的低应了声,故意扭动自己的躯体,摇曳出一种风骚。

“子渊,抱紧我……”她拖长了音调,多了撩人的意味。她确想拥有着他,也甘愿被他占有。

夏子渊听后,心砰砰乱跳。与或或恋爱的日子里,他只牵过她的手,搂过她的腰,却从未与她有任何形式的亲热。眼前的女生面若天使,身材似魔鬼,且有如此好的家庭背景,拥有她,真是财色双收。

夏子渊颤抖着紧紧抱住璐璐,少女娇柔的躯体不断刺激他的神经末梢。他手颤抖了,口干舌燥着。他想占有璐璐,彻彻底底的。

璐璐心也慌了。夏子渊嘴里呼出是热气让她面红耳赤,娇羞可人。昏暗的灯光下,轻轻一瞥,便似梦见绝世的美人,不愿醒来。那样惊艳的美,落在如此女孩的身上,又多了一层妖娆的邪魅。夏子渊虽没看见,也察觉怀中之人躯体渐渐滚烫。在时间移步至某一刻时,他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,吸取璐璐嘴里的甘甜。

ktv包厢内,歌曲兀自播放。曲调愉悦,画面却显出一个男人的笑容,冰冷,怪异。

夜幕渐渐降临,黑夜如一只巨手,将大地笼罩。灯火竞相亮起,仿佛跳跃的精灵。远远看去,到处是颜色的海洋,又如迷人的花海。置身其中,又能听到灯火热烈的吟唱,带有异域的气息。微舒鼻翼,轻吸一口,却是满鼻的奢靡。汽车的鸣笛不时响起,引擎的聒噪一直存在。街上行人谈笑风生,络绎不绝,仿佛没有人间悲伤。繁华,似乎是对这座城市夜景的形容;奢靡,无可言喻。

每一个夜晚,莫不如此。

只是,那未被光明照射的角落里,树叶飘零。偶一阵微风吹过,呜呜咽咽,仿若哭泣。而不经意一瞥,蓦然发现角落的那朵花凋谢了……

夏子渊的舌头缠上了璐璐的舌头时,或或将钥匙插入了钥匙孔;夏子渊结束与璐璐的温存,或或才拧动钥匙,打开了门。

或或家并不富裕。父母是个体户,经营一家小店,即使朝五晚九,收入也很微薄。生活虽然简朴,但他们对或或是宠爱有加,视其为掌上明珠,愿意满足她一切愿望。或或也很懂事,从不奢侈浪费,珍惜父母的每一滴留在她心上的汗。

此刻,虽然华灯以上,但或或爸妈仍然没有回来。这样的时候,或或往往倍觉孤独,而今天尤胜之。

她摸索到自己的房间,机械地开了灯,便倒在床上,不言不语——也无人可说话。她想忘记这一切,现实,梦境,然后安稳入睡,等待阳光的到来。只是,她做不到。她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用视线刻出夏子渊的模样。“夏子渊”朝她笑着,嘴角那一抹嘲讽的弧度竟然如此迷人。她随手抓起一个东西,往“夏子渊”扔去。“啪”的一声,“夏子渊”没有受伤,却把或或惊了起来。她看着第上的碎片,状若疯狂。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她用双手捂住脸庞,大声哭泣起来。

地上碎了一地的,是夏子渊送给或或的二十岁生日礼物,一个洁白的水晶相框。

而在此时,电话的铃声突兀地想起。

或或摁下了接听键,却止不住地哭泣。一句简单的“你好”如何也说不出。

“你好,是安君或小姐吗?我是云丁工作室的。”好在对方先开口了。

“恩。”或或勉强吐出这么个词。

对方沉默了一会,似乎察觉了什么,接着略带歉意的说:“安小姐,不好意思,不知道您心情不好,冒昧打过来了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或或吸吸鼻子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或或问。

“是这样的,我看了您投给我们的简历,觉得您挺适合我们工作室的,所以想邀请您到我们这里工作。如果您有意愿,我们可以当面谈谈。”

“噢。”或或随口应道。她根本没有认真听对方的话。对方随后报给她地址,她也只是“嗯嗯”的敷衍。对方嘱咐几句后便知趣地挂掉电话。

房间里再次陷入无边的寂静,似乎没有丝毫的生机。

或或把手机扔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——“夏子渊”曾经出现的地方。

窗外一阵秋风刮过,叶儿打着转儿,飘着。

一片叶子落地的时候,夏子渊正骑着摩托——载着璐璐——驶过一条繁华的街道。

璐璐看着飞逝而过的灯火,心雀跃着。她终于占有眼前的男子,坐上了他的车——虽然仅是一辆寒酸的摩托。不,他不会只有摩托的。她会向疼他的爸爸索要一辆车——什么牌子都行,但不能比宝马寒酸。她期待着,期待他绅士般地打开车门,请她上车。那样的日子,天蓝蓝的,她着装性感——低胸装配超短裙。她会优雅地一笑,接着钻入他们爱的见证,踏上她心中的梦幻旅途。在她看来,爱,就是金钱,爱,就是美貌。而有些穷鬼,即使有她一般的姿色,又如何争得过她?帅气优秀的男子是属于她一样的女子,就如街上的灯火只为金钱而亮。她是世上的公主,有权利,有条件挑选自己的王子,也可以随意抛弃。她不在意失去,因为会一直有人追求。

她会一直犹如天上的皎月,被众星环绕,她如此坚定地想着。

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,有着秋的凉,让她的心更是愉悦。过去的一天她尽情允吸夏子渊身上迷人的味道,仿佛尝着琼浆玉露。现在,坐在他的车上,她又将拥有一个迷人的夜晚。那璀璨的灯火深处,是他们的目的地;那尖锐的嘶吼,是他们青春的宣言。噢,她不懂深刻的人生哲理,即如白天不懂夜的黑。她只要在青春仍在时,疯狂寻乐。她的乐趣无处不在,包括汹酒,包括飚车,也包括与帅哥恋爱。那些浅陋的男人,禁不住她一个妩媚的笑容;眼前的夏子渊,也不过多蹭几回。

她不断地甩人,美男仍然趋之若婺。她的虚荣得到极大的满足,头抬得更高,眼睛的盲区愈多了。

她靠在夏子渊坚实的背上,笑了。

离璐璐五十里外的一座山上,一朵艳丽的花缓缓开放。花瓣精巧,边缘呈锯齿形;颜色鲜艳,仿佛照亮了天空;芳香醉人,令人自觉逗留。此时,一只美丽是蝴蝶闻项而来,绕其翩飞。花儿安静噢,静静绽放。蝴蝶终于放松戒备,落在花瓣上。但,仅是刹那,美丽的蝴蝶便枯似白纸,而花愈加艳丽。

夜,愈加深邃了。

或或哭累了,睡着了,在璐璐笑的那一刻。

醒来时,窗外的天空十分橙净,宛若美丽的瞳孔。或或静静地看着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此时,“咚咚”的敲门声让或或改变了头的姿势,而母亲的询问则让或或蠕动了嘴唇,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。她觉得好累,好累,说一句话需要准备许久,而母亲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。

母亲进来了,带着关心的神色。或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仍然没有出声。

“或或,你不舒服吗?”母亲坐在床上,柔声问道。

或或看着母亲,突然想哭,却忍着,咬着嘴纯,留有一片苍白。她摇摇头,沉默着告诉母亲,她很好。

可是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好:面色苍白、憔悴,头发凌乱,那水灵的眼睛此刻有淡淡的湿雾,诉说着悲伤。

“或或,你怎么了?”母亲看着女儿的模样,觉得心好疼。在过去的岁月里,自己虽然宠爱她,却忽略了她太多的事。

“妈,我想静静。”或或想了想,仍是决定自己面对这一切。不知怎的,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双黑丝袜——夏子渊送与她的。

母亲欲言又止,终是顺从了女儿,简单嘱咐几句,便出门去了。在门掩上的刹那,透过那个已显苍老的背影,或或看到许多岁月的风霜。她想哭,因为夏子渊,也因为内疚。

她从床上爬起来,用了许多力气;待终于找到那双丝袜,她摊坐在窗边的椅子上。以往心情不好的时候,她喜欢坐在窗边,看楼下的车飞驰而过,想各种各样的死亡。她没有什么缺点,但天生的忧郁悲观使她的人生始终活在彷徨与恐惧中。父母虽然十分疼爱她,但走进不了她的世界;给予了她物质的保证,却无法让她漂泊的灵魂安定。而夏子渊是那样的懂她——她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笑容。所以,她觉得夏子渊是她的生命的活力源泉,比她生命更加重要。如今,他已离去,坐在窗边的她,不由想到了各种各样的死亡……

夏子渊和璐璐在酒吧彻夜狂欢。

劲爆的音乐,如火的酒水点燃了他们青春的激情,燃烧不止。喧哗的人群如若狂欢的篝火,照亮了酒吧狭小的空间。

酒吧的一处,璐璐扭动腰肢,用各种撩人的身体语言挑逗着还显拘谨的夏子渊。璐璐是自信的,她相信她是花丛里最娇艳的花朵,只要有意散发芬芳,任何路过之物皆无法拒绝。她感觉到了,周围那些浅薄的雄性动物拼命咽着口水,而夏子渊目若喷火。她成功了,不是吗?只要夏子渊情不自禁地抱着她,疯狂吻上那性感的樱唇,她就成为酒吧的中心,享受众人的羡慕,嫉妒,甚至恨。“夏子渊,快抱住我吧!”她甚至忍不住这样想。

夏子渊目光早已迷离。此刻的璐璐,在他眼中,将女人的妖娆演绎到了极致。他迷失了,迷失在璐璐大胆的挑逗,迷失在自己的情欲中。噢,他不是一只丑陋的蛤蟆,他应该拥有这样的尤物,包括她背后的家产,他疯狂地想。他觉得她彻底征服了这个女人,所以她会在众人面前取悦自己,卖弄风骚。

“什么都是浮云,我愿意沉溺一时欢愉。”夏子渊不由生出如此念头。

夏子渊几乎是将璐璐扯过来,然后霸道地吻上了她……

直到或或想到死亡的那一刻,夏子渊和璐璐才摇晃着身体离开了酒吧。

城市的清晨繁忙之极。车如川流,一直不息;人若长虹,色彩斑斓,消失在地平线上。车声人声,好不热闹。而太阳睁开惺忪的睡眠,射出柔和的目光,轻轻落在万物的身上。鸟儿察觉到了,便歌唱了;花儿察觉到了,便散发芬芳了;风儿感觉到了,便指挥路边树木,跳起舞来。

一切的一切,生机盎然……

太阳射入窗户的时候,或或仿佛看到了海明威持枪自绝的模样。她是羡慕的,只是简单地扣动扳机,便让自己完全解脱——再也没有挣扎,内疚,不安,也没有渴望。可那喷出的鲜血又令她害怕,仿佛那是从她身上涌出来的,带给她钻心的疼痛。她也记起那些上吊、跳楼、吃毒药而死的,只是死前痛苦,死后狼狈。她不喜欢。她虽赤身裸体

地来,但她希望体面地离去。念及这里,她才发现她已经彻底绝望了,有了依靠死亡解脱的想法。

她的目光移到了自己的丝袜上,想起了那个名为“三毛”的薄命女子。她是喜欢三毛的,没有原因。她觉得仿佛她便是游戈在三毛文字里的灵魂,只是生就了一个女孩的模样。如今,似乎,她真的要成为一个灵魂,但却是漂泊的,连文字的寄托也没有。她辛苦寻找这双丝袜,不正是要效仿三毛,将自己勒死吗?她相信,柔软的丝袜即使成为生命的索取者,也会让自己的脖子留下性感的淤痕。

癫痫病治疗怎么做
不常见的几种癫痫症状
石家庄癫痫治疗中心

友情链接:

大人先生网 | 淘宝旺旺群发 | 新旧视力表换算 | 十万元开什么店好 | 非特异性淋巴结炎 | 希腊旅游旺季 | 亲吻指尖黄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