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日韩快播伦理片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一枚硬币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你家不是过生日才有好吃的吗?

虽然已经时值立春,可是大早上的天气还是比较寒冷,对于一个刚刚八九岁的孩子而言,想要起早还是蛮困难的。

这不,尽管妈妈已经在里屋喊了很多次要李小毛起床,可是他那乱的和鸡窝一样的脑袋仅仅向外伸出来一小截。他眼睛迷迷糊糊的向外看了一眼,隐隐约约的看见,直对着大门的门缝外面还是一团黑漆漆的颜色。一道刺骨的寒风透过门缝刮过皮肤,他又立即哆嗦着身体缩进了温暖的被窝里面去了。

“小毛,还不起床,看你等下子迟到了,你们的冯老师要怎么收拾你这个调皮鬼!”李小毛的脑袋整个的都缩在了被子里面,可是屁股上却被人隔着薄薄的一层被子着实的打了一下。

“嗯…我不。昨晚外面下大雪,雪顺着门缝和瓦片的缝隙都溜进了房间里,我冻到半夜都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捂热,刚刚好不容易弄得热乎了,你们就喊我起床。”李小毛把被子裹得更紧了,整个人和被子裹得就像一个蝉蛹一般,透过被子嗡嗡的回答着妈妈的话。

看着睡在床上纹丝不动的李小毛,妈妈无奈的从床边站起,随手拿起腰上的围裙将手上的水擦干,然后一个人来到灶前面。她拿起放在灶上的筷子,一边敲着灶上的碗,一边勒住嗓子说:“今天早上做了好吃的,本来是想犒劳人家昨天晚上表现不错的。看来今天才第一天上课,就有人不愿意配合了。伤脑筋啊,这么大个一鸡蛋放在这里,要怎么办呢?”

李小毛原本打算对妈妈的敲碗声表示无视的,可是耳朵里一下子听到了鸡蛋两个字,立即咕噜的从被子里面探出半截身体,那没有穿一件衣服的精瘦的身体彻底的暴露在了外面。他不顾寒冷,来不及卷起棉被把自己盖严,瞪大了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妈妈,一边嬉笑着,一边问:“鸡蛋,哪里有鸡蛋?”

“你先起来再说!”妈妈偏偏头,眼神示意着那两颗躺在碗里的,已经剥好了皮的又大又白嫩的鸡蛋。眼睛里面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在那里慢慢溢开。

“喔。”李小毛看见鸡蛋,那身体里面就像穿了无敌御寒衣一样,丝毫不管寒风吹打在身体上的冷,一边哆嗦着身体牙齿打着寒颤把冰冷的衣服往身上胡乱的套着,一边嘴巴里面哼哼唧唧的在那里打着咧咧。

“实在是太冷了,这天!”

不一会儿,他就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了那两个鸡蛋前面,他流着口水抬起头看着俯身在那往灶里面加着材火的妈妈,心里十分好奇地问她:“今天怎么这么好,竟然有鸡蛋吃,是谁的生日吗?”

“怎么,必须是谁的生日才可以吃鸡蛋吗?”妈妈脸上原本溢开的笑容瞬间僵在了那里,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这样问自己。

“可是,我们家不是一直都是只有谁过生日,或者来客人了才会改善伙食吗?”李小毛一边拿起鸡蛋往嘴巴里面塞,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。

他三下两下的就把一整个鸡蛋塞进了嘴巴里,因为没来及咀嚼又在说着话,蛋黄竟然卡在了喉咙里,他不禁咳咳的咳嗽起来。妈妈看见了,急忙拿来一杯清水,一边拿眼睛瞪他,一边把水递过去。

“你就不能慢一点,又没有人和你抢!”

“呜呜呜,不是,我怕等下那个死八婆出来看到不服气!”李小毛说着又拿起另一个鸡蛋,头一仰脖子一伸,只是略微咀嚼了几下,又一个鸡蛋就那么顺着喉咙滑进了肚子里面去。

他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舐一下嘴唇,低着头眼睛死死地看着地上剥落的蛋壳,右脚不自觉的一跺眼睛懊悔的一闭,左手握成了一个拳头临空对着自己的脸颊横扫了一下,心里那个又是惋惜又是得意啊。

“怎么,还没吃够?”妈妈看出了他的心思,在心里偷偷的笑道:这孩子八成是吃的太快,都没有吃出个滋味来哩。

“啊,不,不是。我是吃的太饱了,难受!”他干笑着躲避妈妈投过来的视线,一边伸出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一边脖子一伸强行的打出几个饱嗝,十分心满意足的样子向大门外踱步离去。

“对了,小毛,昨天你交学费多出的钱,今天老师可能要找回来,你就不要去交给姐姐了,自己就那么带回来吧。你姐她生病了,顺便帮她到老师那里请个假!”妈妈从里屋探出半截身体,正好赶上李小毛拉住书包打开大门。

李小毛头也不回的点点头,一边背着妈妈做个鬼脸,一边在心里呵呵一笑:“你个母夜叉也会生病的啊。太好了,今天第一天上课就可以逃离母夜叉的管制,我这是自由了啊!”

门吱呀的一声被李小毛打开。

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一眼的白,地上,屋顶上,树梢上,全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。天阴沉沉的,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,天与地分不出到底哪里才是分界线,漫天的大雪零零落落的随风飘扬着,在空中打个滚又落在了地面上。

李小毛提起书包一溜烟的跑出门,妈妈在后面不放心的从里屋走出来,往大门外伸出头,张开嘴巴刚想叮嘱点什么,他就和隔壁的小灰一起手牵着手跑的没影了。

“这个孩子,真是的。那可是一家子的一个月伙食啊,不知他会不会保管好。”她一边呢喃着,一边旋转身体,随手把门带上往里屋退回去。

小毛跑的呼哧呼哧的直喘着粗气,他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小灰。两个人虽然是同年,可是小灰却比自己足足矮了半截脑袋,自己成绩前茅,这娃子却是没有一次及格过,偏偏他吃的比自己好,穿的也是比自己好。他想到每次小灰有了好吃的总会到自己面前显摆,然后结果就会被自己稀里糊涂的骗吃掉的事情,突然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他把书包往地上一摔,噗嗤的一声整个人往地上一倒,地上的雪被他的身体扑打的飞到半空里,在风里面旋转几下又落回地面。他抬起头看着漫天飘飞的白雪,把书包枕在脑后仰躺在那里。想了好一会儿,还是没有抑制住心里的激动,满是叹息的对小灰说。

“今天早上,我吃了两个鸡蛋!”

“是么,骗人,你们家不是一直都是过年和来人才舍得吃一顿肉么?而且那肉都可以说,只有猫屎那么点大!”小灰一边在他的身边坐下,随手把书包也往地上一摔,一边倾身向前,拿右手拇指掐住食指的第一根关节比划给小毛看。

“胡说。你听谁说的,有时候我和姐姐过生日,家里也会买条鱼回来的好不好?”小毛听到小灰的话立即支起了身体,后背都气的挺直了,把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小毛凑过来的嬉笑的脸。

说实话,此时他真想对着那张脸狠狠地甩下一巴掌。

“那也只是一年两次而已好吧,难道你还能说你和你姐天天都过生日?”小灰看着小毛难得的急了眼,掩住嘴巴呵呵一笑。

对于小灰而言,小毛一直都是那么出色。在他的身上,除了他吃的喝的不如自己,别的样样都比自己厉害。今天难得小毛会如此认真地看着自己,一股恶作剧爬上心头。他的眼睛咕噜一转,自己缓缓地把头低下看着小毛的眼睛,拿手掩住嘴角清清嗓子而后一表正经的问他;

“小毛,你说你吃鸡蛋了,你该不是你家里面又没钱买米了,早上没吃饭太饿了出现的幻觉吧?”

“你…哼!”

小毛不可思议的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小灰,眼睛不自觉的暗淡了一下,嘴巴气的鼓了起来。他愤怒的瞪一眼小灰,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,拿着书包便一溜烟的往学校跑去。

小灰在后面使劲的追赶着,一边跑一边向他道着欠,可是小毛就像没听到一样。不管小灰在身后怎么喊,怎么追,丝毫也不见头回转一下。

风席卷着大雪,占满了整个视线,小灰一脚深一脚浅的在漫过脚踝的雪地里面奔跑着,可是始终都没有跑过小毛。这是他又一个不如小毛的地方,他坐在座位上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,一边看着小毛独自一个人站在教室座位之间的过道里,在那抖动着身上的雪。他心里又是委屈,又是不得不由衷的在那承认。

一元钱啊,到手了。

“你还真的是小气,竟然这样的开不起玩笑,一早晨都没有理我。”终于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叮铃铃的敲响了,小毛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别人的座位上站起身体,紧抿着嘴唇四肢僵硬的慢慢踱步来到小灰身边坐下。

他缩着脑袋,嘴唇高高的嘟着,任凭小灰怎么把头挨着桌面勒着嗓子呼唤他,他也不回头看他一眼,就是把眼睛对准了老师的讲台。

“如果不是上课不比早读课不可以乱坐位置,你是不是也不会回来?”看着小毛不理自己,小灰也开始着急了。自己也不过就是说出了整个村庄的人都知道的事实而已,他有必要这么生气吗,两个人都是打小玩到大的,为这么一件小事情伤了兄弟的情意值得吗?亏自己什么好吃的都和他分享了,还一直都把他当自己的兄弟。

“上课了,好好听课吧,不然这个学期的成绩又没有一门及格!”小毛脸色阴冷的使劲将后背挺直了,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微微的动一下下嘴唇。

也许是怕老师看见他们聊天发火,也许是确实火气还没有消,反正一节课下来,两个人竟然破天荒的没有说第二句话。

直到下课铃声叮铃铃的响起来,小毛都是身体坐得直直的,始终都没有动一下脑袋。小灰偶尔眼睛偷偷地瞄他一眼,也是被他狠狠地翻着白眼,逮个正着。

“大家先别走,我还有点事情。”就在小毛要从凳子上面直起坐得已经僵了的后背的时候,班主任冯老师进来了。冯老师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,身材匀称声音柔和,就是那个发起火来着实的吓人。记得又一次小毛把她惹急了,她怒吼一声把他踢出了教室。

不过貌似她也只对小毛一个人发过火而已,通常都是蛮严格的在管着大家。小毛看着冯老师嘴角溢开的小酒窝,心里闷闷的想。

冯老师来到讲台前面,眼睛扫过大家的脸上,嘴巴里轻轻一笑,嘴角的酒窝就已经明显的露了出来。她把手里的白色塑料袋子往桌子上一丢,支开双手按住讲台的桌角,声音十分温柔的轻声对大家说:“昨天交学费的时候,有几个人的钱还没有退回,今天大家先上厕所的上厕所,不去的就在这里把钱拿一下,给你们带来的不变,还请小朋友们别生气哩。”

“太好了,可以拿钱了!”小灰用手捅捅小毛的手肘,眼眉毛轻轻一挑,并不知道又在示意着什么。小毛鼻子里冷哼一声,看着冯老师脸上的小酒窝,缓缓地坐回了板凳上。

其实要是以前,小毛肯定会认为她的笑容太过虚伪了,因为你别看她样子甜美,那人却是十足的霸道。她让大家严格的按照她的方式做好她安排的一切,不然倒霉的就是那些不照做的那些人。

比如说她说今天的家庭作业必须是哪几道题目,那么你就必须的做完,不做完的加倍做;她要你会背的课文你就必须得会背会写,不会的就明天早上继续到组长那里去背,直到背完。不背就不背撒,还安排一个人管住一个人的模式。她要你上课不许说话,你就必须不说话,不然她会让你喝她不知走哪里弄来的会喝死人的水来。

在小毛的心里,是真的恨,并且深深的惧怕这样的老师的。可是更为可耻的是,小毛有一次调皮把教室的玻璃打破了,她直接就在上课的时候就让自己回家拿钱买玻璃。那也就罢了,还说他破坏公共财产,把这么大的罪名安在了小毛的身上,愣是让他把她恨得咬牙切齿。

家里面都穷的揭不开锅来了,一块玻璃的钱,你让小毛上哪里要。你说他敢回家和妈妈说因为自己的调皮把教室玻璃打破了,老师让自己回家来拿钱赔吗?就算那样自己不会被家里那老头子打死,看着妈妈失望的眼神,自己也会自责死。

不过要么说小毛人聪明呢,他回到家里什么话也不说,就在那大门口双手把脸掩住,扑通往地上一坐。因为还没有到放学的时间,这小毛就回来了,妈妈就在那奇怪了啊。她停下手里面的活,慢慢的来到他的身边蹲下,一手抚摸着他的头,一手把他的脸搬了过来。

也就在那千均一发的时间里面,小毛的脸上已经满是愁容。他耷拉着脑袋皱着鼻子,嘴巴抽抽的看着妈妈。

“老师说,我们班每个人都要买新的作业本,方便大家一起上交修改,所以必须买一模一样的作业本。”

“多少钱?”妈妈面露难色的看着小毛几乎都要哭出来的脸。

“两毛!”小毛在脑海里回忆着老师的话,“没错,是两毛,两毛就过了!”

“这次怎么那么贵,这都够很多了!”妈妈疑惑的看着小毛。

“这个,这次的本子特别,所以贵很多。”小毛暗暗地攥紧衣角,希望妈妈不要追问下去,尽管自己骗人的本事蛮大的,可是自己不愿意骗自己的父母,还是骗钱这么卑劣的事情。

“喔”妈妈也就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,就把钱掏出来给了小毛。

按理说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改变小毛对冯老师的映象,可是不是有一句迷信这样说的吗:你千万不要撒谎,不然你撒什么样的谎言,过几天那个谎言就会真的发生,往往没几个人相信,包括小毛。

可是好巧不巧的,过了仅仅一天,那女人就在真得要他们买作业本,理由是作业要上缴必须买一样的,方便教育局的人下来视察。

你说昨天才要钱才买的作业本,今天还能用这个理由通过吗?答案当然是不能,并且是让妈妈非常的愤怒的不能。她认为小毛学会了撒谎,学会了往家里骗钱。

得了癫痫病还能生育吗
北京癫痫医院比较好
安徽的癫痫病医院如何治疗呢

友情链接:

大人先生网 | 淘宝旺旺群发 | 新旧视力表换算 | 十万元开什么店好 | 非特异性淋巴结炎 | 希腊旅游旺季 | 亲吻指尖黄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