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十万元开什么店好 >> 正文

【丹枫】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还记得家乡的油桐花吗?它真的很好看,油桐花也是五月雪,待到花瓣飘落的时候,就像一片白白的雪花,飘落在那满山遍野

——题记。

这不是油桐花开的季节,冬月将要走远,春意正浓。山上的风吹在人的身上,那可真叫一个冷嗖嗖的,而小时候的我们却完全不惧寒冷,脱掉棉鞋,换上妈妈给做好的平底鞋子,沿着山涧的溪流,踏步前行在通往姨妈家的路途中,浪花忽起忽落不时地拍打着我们的脚面和小腿,溅湿了裤筒,也溅湿了衣裳,把袖子挽得高高的,因为,我和紫涵妹妹一路追赶着,我还不时地弯下腰从小溪流的旁边捡起一些小石子,再把它抛向水中。紫涵也学着做着同样的动作,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然的带着舞蹈般的韵律,这是我们记忆中最欢快的童年时光,生长在大山里的孩子们都学会了纵情山脉,热爱大自然的生活气息,我们还可以在四季中的每一个季节寻得自己的快乐……春天满山的油桐花开,夏天行走在山涧小溪中浣足,秋天躺在山坡上草丛中听虫鸣鸟叫,冬天跑到大山的顶端观天地清然美景。

“小宝哥哥,你快来呀,看这飘落的油桐花瓣多好看啊!”紫涵说着,从油桐花树下捡起一枚凋零的花瓣,捧在手中仔细地审视着。

“紫涵妹妹,你看这片绿叶!”我顺手从油桐树上采下一片又大又好看的绿叶,跑到紫涵的面前,把绿叶放在她手中的花瓣下面。

“小宝哥哥,我猜想着呀!”紫涵扬了扬她那柳叶弯眉,“而且我经常会想,等我们长大后要让自己幻化成大自然的孩子,或是一片绿叶或是一枚花瓣,让叶子永远陪伴在花瓣的身边,让山风永远不要把它们吹散。”

我和紫涵的家是邻居,同住在一面的山坡上,四周的围墙都是用大石头砌起来的,每当夕阳西斜时,我俩就会站在山谷的斜坡上,看着满山遍野的油桐花开,就会有一种情有独钟的感觉,家乡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亲切,很多的温馨。

我非常记得姐的生日就是二月二,在姐生日过后,山里人就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新年已经结束,家中储存的那些好吃好喝的也都吃得差不多了,大山里的人们刚刚从浓烈的节日氛围里解脱出来,如稍不留神就投入了花的怀抱。

在每年的节假日里,我和紫涵都会跑到姨妈家去玩,从我们家到姨妈家有一站的距离,我们一路小跑一路追赶着,就这样一溜烟地到了姨妈家,姨妈微笑着把手指向田园里,金灿灿的油菜花还尚未凋零,樱桃、杏树、桃树、梨树、柿子树还有好多的果树都绽放起来了,微风吹拂着姨妈的短发,那些花瓣像雪花般的随风飞舞着,纷纷扬扬地向空中舞蹈着,瞬间也飘洒在我们的头上身上,洒落在满是草牙的原野上,洒落在山村里的每一片土地上。

在山村环绕着层层的梯田里,这么热闹的景象,只有在繁花似锦的春天里看到,山村里的小孩子们都是耐不住寂寞的,他们光着脚丫子,跟着大人们趟过一条又一条清澈的小溪流来到田园里,大人们在田里深一脚浅一脚赶着牲口耕作,顽皮的孩童们便攀爬在田埂的油桐树上摇啊摇的,摇出了雅气和童趣,摇出了开心和快乐。

姨妈还说油桐树一开花,便是山里人都憋足了劲,犁田的、翻地的、刨土的、挖沟的,各家都会陆续忙碌起来。

“油桐开花,点豆种瓜。”我忽然想起妈妈经常讲外婆在这个季节的故事,也是外婆每天忙里忙外找到各种各样的优良种子,把家里所有闲散的地方,都会种得满满的。于是,我便想起,来时妈妈让我带给姨妈的圆北瓜种子。

“姨妈,这是妈妈让我给您的北瓜种子,妈妈说这瓜可甜可面可香可好吃了,还说让您种到山上一定会大丰收的。”我一口气说了这些,紫涵用眼睛紧紧盯着我,从眉间直到眼底都布满了某种童真发出的诚挚的顽皮。而这种顽皮迫使我的心在跳动,而这种顽皮会让很多人都喜欢。

紫涵把手里的油桐花瓣和那片叶子连在一起,摆成一朵完美油桐花放到姨妈的手中。此时,她虽然知道姨妈和自己毫无亲情血缘关系,但她能从姨妈深邃而闪亮的眼神中看出,当她和姨妈眼神相对时,在她那小小的心脏里就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怦然的心跳,她能察觉到在姨妈的眼神里,有着一种本能的体会,除了小伙伴之外,还有着更丰富的亲情宝藏。

每次到姨妈家,紫涵都一路欢歌地跑在前边,她向前奔跑的样子,她的小腿长得匀称而修长,轻快地踏在花的海洋里狂奔,她最喜欢穿的白色小衬衫早已从长裤里拉了出来,顶着风鼓得满满的真像一面旗子。而她那飘飞的长发在山风中飞扬,身子轻舞地扑在了姨妈的怀抱里,幸福得像只小羚羊。

几乎每个星期天都会到姨妈家一次,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上高中之前,不过后来在姨妈的每天期盼中,紫涵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安交通大学,我也如愿考上了天津南开大学,经过四年的大学本科生活,我们双双毕业又回到了家乡,又来到了姨妈的家。

现在的姨妈家是一栋山区的二层小楼,姨妈说大表哥前些日子回来,把她和姨夫接到北京住了一段时间,可是她们不习惯城市的高楼生活,所以大表哥就把现在的院子翻盖成了一栋二层小楼。

小楼前,还有个小小的花园,花园里种满了各种花朵,玫瑰、茉莉、山茶花、菊花,还有山里各色的小野花,简直美极了。

这正是五月天,天气还不算很热,阳光依旧灿烂,繁花似锦。在花园的深处还有我们临走时栽下的油桐花树已经长大,站在树旁那张熟悉透明而微笑的脸,正是姨妈一个人,她正在精心整理着小院子里的风景。不用猜,姨妈的心里一定美滋滋甜丝丝的。姨妈额头上滴滴淌下来的汗珠,却舍不得美好的时光,舍不得那满园的花香,她不想到屋子里去,但是,我觉得姨妈保准一定是很累了,放下手中的铁锹,顺便抹了一把汗水,望着那颗油桐花树,用手搭起一个凉棚有所发现,就急急地呼唤起来:“小宝,紫涵,你们回来了呀!”

紫涵飞快地跑到姨妈身边,她还是简单大方的山村女孩子的家常服,腰上斜跨小背包,头发已经长垂腰际,随便地披散在脑后,她红润、健康、漂亮而快活。

“姨妈,我们毕业了,我们回了来了。”紫涵亲切地拥抱着姨妈,“想好了吗?到哪个大城市发展呢?”姨妈拉着紫涵指着那颗油桐花树,紫涵抬头向上看,油桐花那细碎的叶子正迎风摇曳,整株树又高又大,如伞如亭的伸展着,她笑了,“是的姨妈,这油桐也相当大了,我们也长大了。”

“听我说姨妈,”紫涵斯斯文文地说着:“在外几年的大学生活,每时每刻我们都没忘记自己是一个大山里的孩子,也可能我们在城市孩子们的眼中,都以为我们山里的孩子一定是死定了,可是,我俩都给咱山里人争光了,这四年的时间,我们不但各自都在学校拿到了奖学金,而且我们在节假日里还出去勤工俭学,从没有给家中增加负担,因为在我们的心中,故乡就是我们的精神食粮,家乡的河流山川都在我的记忆里发挥着自然亮点,所以我们要用自己学到的知识来回报家乡。”

“是啊!姨妈,其实我们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,每次在同学面前陈述自己家乡时,有的同学就会很轻松地说:哦!原来你的家就是一个又破又小的小山村呀!再谈这个话题时,我的内心总是有一种向往,再破再小也是我们的根,如果一个忘记根的人,就是获得再大的成功,只要他忘本了,我想就不会找到自己在哪儿的原点,当你真正走向成功的时候,所有周边的人都在关心你飞的够不够高的同时,也只有家乡的亲人在关心着你飞的远不远。”

我和紫涵同时笑了,没有人能像姨妈那样通情达理,说不定还有好多人都在替我们感到惋惜,也许我们自己也会为自己感到惋惜,但山里的娃们归根结底都是不能忘本的。

姨妈笑了,她目视着我俩,顺手摘下两朵油桐花朵,把它分别送到我们的手中,还出神地说:“我不知道是你们种下的油桐花,我也不知道,又到了油桐花开的季节了,我在这里又等待着你们回家了。”

在姨妈百花争艳的小院子里,多情的杏花,带雨的梨花,迷人的桃花,但是我们还是爱着最最朴实的油桐花。

阳光穿过了油桐花树那细碎的叶子,在姨妈的房前屋后,也在我们的身前身后,洒下了无数闪亮的光点。

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新解
荆州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
癫痫病怎么治疗才能见效快

友情链接:

大人先生网 | 淘宝旺旺群发 | 新旧视力表换算 | 十万元开什么店好 | 非特异性淋巴结炎 | 希腊旅游旺季 | 亲吻指尖黄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