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新旧视力表换算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路在何方(四)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第七章露露醉酒

贷款两百万,吴天龙兴高采烈,下班的时候,他对迟子建说:“迟老师,今晚我们就在食堂请你喝三杯。你劳苦功高啊。”

“吴总过奖了

,一切全靠吴总领导,我迟子建何功之有?既然吴总高兴,今晚我们就庆贺一下,不醉不休。”进过一段时间的锻炼,迟子建也学了些油嘴滑舌。

“好,痛快。”吴天龙拍着迟子建的肩,做出极其亲热的样子。

“我也陪子建哥喝一杯,行吗?”露露碰巧走进办公室,正好听见他们的说话。

“好哇,你陪迟老师,他一定多喝几杯。”吴天龙故意的提高声音。

“是吗,子建哥?”露露天真地望着迟子建的脸。

“吴总笑话你的呢。”子建笑着说:“你呀,真是太纯真。”

“我不管,我就是要陪你喝酒。”露露撒起娇来。

“好、好、好,到时候别喝醉了就好。”迟子建表面上无可奈何,其实心里也想着露露去陪陪自己。

“我喜欢醉,只有醉酒才舒服。”原来这才是露露的心里话。

迟子建一听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天暗了下来,天龙公司小餐厅里灯火通明,象过节一样。吴天龙、吴天虎、阿二、迟子建、还有露露兴高采烈地围在餐桌上。在天龙公司里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,一般员工是不能与总经理同餐共饮的。除了天虎、阿二、子建外,其余人都不能随便走进总经理的办公室。不过,现在,露露是经过了特许。

开饭前吴天龙笑容满面的说:“今天,我的心情特别愉快,我们奋斗了近一年的贷款终于办成了,这功劳完全归结于迟老师的智慧。所以,我们今天聚餐第一是要感激子建的功劳。今后,在我们天龙公司里,我们要听迟老师的话。”为此,我首先敬迟老师一杯。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

子建一高兴,也一饮而尽。

吴天虎听着天龙夸迟子建,心里很不受用,于是站起来,假笑着说:“我们听迟子建话,可要跟吴天龙走啊。”

迟子建听出了吴天虎的弦外之音,忙说:“老二说的对,什么时候,我们都应该以吴总为核心,团结在他的周围。”

“好,迟老师说得好,不愧是为人师表。”吴天龙听这话比六月天喝了冰水还受用,红光满面“为迟老师这句话,我吴天龙再敬你一杯。”

迟子建只好又喝了一杯,他想:什么叫身不由己,这就叫身不由己。今天总算体味了。

见迟子建晕乎乎的样子,天虎落井下石忙说说:“我也敬迟老师一杯”

“天虎兄,我不胜酒力,你也不是不知道,饶小弟这一次吧。”

“我知道,这第一杯你喝下去,第二杯你可以不喝。”

子建经不住劝,又喝下去了。

“我就不多说了,迟先生,尽在不言中。”阿二端起杯一饮而尽。

子建又喝了一杯。

望着子建面红耳赤的样子,露露不好意思再陪子建喝了。她本来是准备敬迟子建一杯的。她想借酒表达对子建哥的尊敬和爱。但是,现在子建哥醉了,她不能让子建哥为难。

“露露,你也应该陪迟老师喝一杯吧。”天虎不怀好意的挑妒。

露露小心地站起来说:“子建哥,我敬你一杯吧。我喝干你——随意。”

子建看着露露虔诚的样子,没有推辞,一饮而尽。

“迟老师什么时候认了露露做妹妹?”天虎阴阳怪气地说。

“好,这些话先不要说了。”天龙打断天虎的话:“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大家协商,既然钱到了手,我们就应该抓紧时间动工,尽快投产。所以,我想,我们是不是可以兵分两路,一路人到山东去进机械设备,一路人在家搞基础设施,请大家出谋划策。”吴天龙今天的思路特清晰。人逢喜事,精神爽罢。

沉默了一会,吴天虎说:“老总是一定要到山东去的,他不去,没人敢定舵,我也是要去山东的,因为,我不去,车子无人开。”

剩下的就是只有迟子建和阿二谁去谁留了。

没等子建开口,阿二抢着说:“我耍耍嘴皮子还行,真干,我可不行,再说,这样大的工程项目,还有那么多人施工,太复杂了,我实话实说,我担不起这样的重担。”

“迟老师是文人,他担得起这个担子?”吴天龙虽然不怀疑迟子建的智慧,但是至于他能不能领导一班工人干这些实体工程,他还是心存疑虑。

“让我试试吧!”迟子建镇定自若。

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。

“我不会让老总失望的。”子建心有成竹地说。

“好,我再敬你一杯。”吴天龙非常激动。

“吴总,这酒我看就免了吧,等你回来后,我们再喝。”

“不,子建,回来后,我再陪你,那时,我们一醉方休。”

“我真不行,吴总。我这酒量你是清楚的。上次醉了,你是知道的。”

“我替迟老师喝,行不行?”露露天真地说。

“行,你刚才不是喊他哥哥吗?妹妹替哥哥喝酒,行!不过,既然代替,那就要替到底。”天虎坏笑着。

“到底就到底,我乐意。”露露看了一眼天虎又看着子建。

“露露,你真天真,你不知道天虎是不怀好意?”迟子建忙劝阻露露。

“没事,我乐意!”露露倔强地说,那架势是要一醉方休。

两瓶酒下去,露露已经醉了。她一人摇摇晃晃地回到房间。

晚饭结束后,吴天龙一行三人连夜开车出发了。从这一刻,天龙公司就交给了迟子建。

等吴天龙一行走后,迟子建也醉得大脑发昏,刚躺下又放心不下露露。于是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,一手扶着墙,来到露露房里。

推开露露房间的门,只见露露只穿着短裤褂躺在床上,露出丰满的手臂和双腿,白嫩的皮肤冰清玉潤,胸前一起一伏的,头发微乱地搭在脸上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迷迷蒙蒙。

迟子建迟疑地站在门口,不知是进是退。

“子建……哥,你——过来。”露露知道是子建来了,含含糊糊地说。

“露露,你……怎么样啦?”子建来到她的床前问。

“没……事。”露露轻声地说。

“我……倒杯水给你喝,好吗?”

“好……谢……谢……你,子建哥。”

子建倒来一杯凉水,扶起露露,把水送到她嘴边。

露露挽了一下松散的头发,把水慢慢喝下。放下露露,子建又打来一盆凉水,用湿毛巾慢慢为露露擦脸。那微红的脸变得洁白。子建想起了一句诗:“乌云漫过香腮雪。”不知是谁写的,形象极了。

“你酒量不行,为什么要替我喝酒?你真傻。”子建关心地说。

“我想替你喝酒,我想为你做事……我愿意醉,只有醉了,我才会忘记自己的耻辱……”露露的眼睛里流出泪来。

“露露,不要这样,你别难过,相信一切苦难都会过去,一切恶梦都会醒来,日子会越来越好的。你这样年轻,以后的路还很长。”迟子建坐在露露的床边耐心的开导着她,就像一个大哥哥开导小妹妹。

“如果我真的有一个象你这样的亲哥哥就好了,我……也不会有现在这场恶梦。”

“你就当我是你的亲哥哥,好吗?其实我也和你一样,同是天涯沦落人。再说,我也刚好没有亲妹妹。你就作我亲妹妹吧。”

露露激动地坐起来,抓住子建的手:“哥——”,泪如泉涌。

“哎——”子建点点头。

第八章嫖娼遇日寇

经过一天的行驶,吴天龙一行三人已到了河南省,兰考地界,那一望无际地麦田,高大的梧桐树,使人不能不想起一个感动了全中国,影响了一代人的好干部——焦裕禄,这个心里只有人民,唯独没有他自己的好干部,现在只能成为人民心中的向往。

天黑的时候,汽车在一个小镇上停下来,吴天龙三人走进了一家小饭馆,老板五大三粗,络腮胡子,见来了三个外地人,很客气地说:“三位吃点什么?”

阿二装作老江湖的样子,在店堂里转了转,看看《工商登记证》、《税务登记证》,然后坐下来说:“把菜单拿来。”

大胡子老板拿出一份油黑发亮的菜单递给阿二,阿二一本正经地看了一会说:“牛肉火锅多少钱。”

“五十元一个。”老板慢条斯理地说。

“包括底料吗?”阿二不愧是老江湖,连这个都问清楚。

“当然。”老板仍然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“好,那就一个牛肉火锅,三分米饭。”阿二把菜单甩在桌上,显出老江湖的做派。

一会儿,一个牛肉火锅端上来。虽然味道不怎么样,但饥饿难耐,三下五除二,一牛肉火锅倾刻间肉尽见底。

“付帐,”阿二大声说。

“一共一百八十五元。”大胡子老板不紧不慢的说。

“什么,什么?一百八十五?”阿二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没错。”大胡子老板说得清清楚楚。

阿二拿出菜单翻到牛肉火锅一页,放在大胡子老板面前,说:“这上面明明是五十,怎么变了一百八十五?”

大胡子老板不紧不慢地说:“不错,火锅费和底料是五十,这牛肉九十,豆腐二十五,包菜十八,调料二元,这饭就没算钱了。”

阿二气愤地说:“你这不是敲诈吗?”

“外乡人,说话客气点,”几个彪形大汉围拢来。

吴天龙见势不妙,掏出钱甩在桌上,气愤地说:“就算是强盗抢了。”说着,气乎乎上了车。

到洪山机械厂的时候,太阳快下山了。销售部王部长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。

王部长说:“这么远的路,又坐这样长时间地车,你们太辛苦了。”

王部长一边说,一边把他们三人引进了厂招待所:“今天你们辛苦了,先冲个凉,吃晚饭后,就休息吧,业务,我们明天才谈。”

吴天龙三人冲过凉,吃过饭后,感到异常轻松,路上的疲劳好象都消失了。

“我们到街上看看吧,北方女人个子大,有劲,瘾也大。”天虎的本性显露出来了,把路上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你没试过,怎么知道?”阿二故意说。

“毛主席说过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”天虎得意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试过,我肯定调查研究过。”

“什么时候调查研究过?”阿二好奇地问:“我们好像没有到过这地方啊。”

“我们开车的,什么女人没见过?”天虎表现得非常自豪。

“走,走,走,外出看看。”阿二急不可耐了。

“当心又被人宰了,这地方,人生地不熟,假若遇见歹人,那不就完了。”天龙小心谨慎地说。

“那就外去看看吧,见机行事,”天虎坚持着和阿二出去了,天龙一人在房间看电视。

洪山市有一条街,全都是按摩院,一到晚上,两边的门全开了,各式各样的彩灯挂在门前,使人眼花缭乱。什么“相思地”呀“老情人”呀“凤求凰”呀,叫人异想天开。

天虎和阿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又从未到头看了一遍,就是没敢进去,尽管有许多美人向他们招手,飞媚眼,他们怕火锅事件再次发生。

回到招待所之后,他们俩谁也睡不着,直到一点多了,床还滋滋的响。

第二天上午,王部长笑着走了进来:“既来之,则安之,我们先不必急着谈价,首先看看,看看机械的质量,性能。我们还可以到梁山泊去看看——那地方不错,很气派,很有英雄气概。”

“王部长,你的好意我领了,我们家里还有一大堆事要做。”吴天龙笑着说。

“急什么嘛,大哥,这么远的路,刚来就想着回家,你不累,我还累呢。”天虎说;“再说,家里事不是有迟子建那小子吗?既来之,则安之,王部长说的没错。王部长,你什么时候还要带我们到‘相思地’去见识见识吧?”

“老兄要见识那地方,我倒有一个好地方,包你们满意。那条街上都是些烂尾鸡,农民工常去的地方。”王部长笑着说。

“你说得是什么地方?”阿二急不可耐地问。

“离这里五十公里地有一个水库叫天坛水库,水库中心有一座小岛,岛上有人建了一座山庄叫‘桃林山庄’,那里有一百零八个美女,个个国色天香。专门接待高规格客人的,明晚,我带你们去,好吗?”王部长讲得绘声绘色,一下钓上了天虎阿二的胃口。

“就今天晚上去吧,王部长,你说的太玄了。”天虎嬉皮笑脸地说。

“那就争取今晚去吧。”王部长眯眯地笑着,“不过我今天事太多。怕去晚了,排不上号。”

“没事,就是排不上号,见识见识也是好的,像我们厂里的秀才说的饱饱眼福也不错。”阿二的兴致也颇高的。

天还没黑,天虎一遍又一遍地给王部长打电话,王部长偏偏有事脱不开身,直到晚上十点钟,王部长才把事办完。

“明天才去吧,今天已经晚了。”王部长有点歉意。

“还早呢,才十点一刻,十一点完全可以到的。”天虎坚持着。

“好吧。”王部长不好意思再拒绝。

天虎把车开得象飞似的,十点五十就到了天坛水库旁边。

这里的确是个好出处:远看岛上灯火辉煌,人影晃动,如仙山楼阁,水中倒影如梦如诗。不一会,驶来了一只小船将四人接至岛上。走近服务台一看,已经客满。天虎垂头丧气。

王部长也十分内疚,心想,若不是自己耽误时间,也不至于空跑一场,于是他找来一熟人,看看有无机会。

熟人一脸的无奈说:“不巧,今天是星期六,日本人太多,都是包夜的。”

王部长忙解释:“我们这里日资企业多,日本人大多很少回家,所以,每到节假日,他们就到这里来包夜。”

这时,一个房间里传来了日本人叽里呱啦的声音,和一个女人的呻吟声。

吴天虎一肚子的火,可是没处发。

最后只得恶狠狠地骂道:“他妈的,小日本,我操你租宗。”

癫痫病发病的常见原因
陕西那家癫痫医院好
癫痫病发作主要症状

友情链接:

大人先生网 | 淘宝旺旺群发 | 新旧视力表换算 | 十万元开什么店好 | 非特异性淋巴结炎 | 希腊旅游旺季 | 亲吻指尖黄庭